【秉医者仁心 写家国情怀】记山西援疆医疗队队员、山西白求恩医院副主任医师和娟

时间:2023-08-31 10:30    来源:山西科技报

■本报记者 王瑶 “进疆后明显感觉身上担子更重了,除了像在山西时那样为患者服务,还要在培养当地医疗专家和推动学科建设上动脑筋、想办法,忙忙碌碌却又无比充实……”2023年5月12日,作为山西省第五批援疆人才,和娟带着家乡人民的嘱托,肩负着神圣的援疆使命,千里奔赴昌吉州,在中医医院病理科主任的岗位上,用知识和经验服务新疆人民群众,用热血铸就担当,用大爱书写不凡人生。

见微明辨:守好疾病诊断关

为病寻理乃医学之本,病理科医生被称为“医生的医生”,作为疾病诊断最后的“法官”,病理诊断报告相当于病人的“判决书 ”。多年来,和娟早已练就出了火眼金睛,一台显微镜、一张玻璃片就可辨肿瘤良恶,为无数病例提供了诊断“金标准”。

5月25日,一名患者因肾脏占位住院治疗,病理科同事判断病例只是一个单纯性肾脏囊肿。“保险一点,我们再一起观察一下吧!”

“良性”与“恶性”,一字之差,天壤之别。面对生命,和娟不放过每一个细节,显微镜从低倍到高倍不断的切换,病变由整体到局部细致的分析,从囊壁构成到血管分布、再到细胞成分,经过缜密的推理与客观的研判,患者被最终判定为低度恶性潜能多房囊性肾肿瘤,并及时为患者的后续治疗指明了方向。

在和娟看来,病理科医生肩膀上扛起的是责任,每一次诊断都是一场考试,任何一个误判错判都有可能使健康的生命错失良机或过度治疗,来不得半点马虎,诊断结果绝不是“立等可取”,必须沉下心来“明察秋毫”。

“和主任除了精湛的医术和丰富的经验,工作中体现的责任感也让我们十分敬佩。病理科有这样一位技术专家,是患者的幸运,也是我们的福气。”和娟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,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,深深激励和感染着科室的每一位同仁,病理科的同事提起这位援疆医生时连连称赞。

多措并举:走好疾病诊断专业路

“病理科与别的科室合并办公,人员相互交叉,工作非常不便。”和娟的同事介绍

没有独立的病理科,相关业务由检验科代管,检验设备、人员、技术等方面存在严重不足……种种情况,让初来乍到的和娟始料未及,但是这些困难丝豪动摇不了这位三晋儿女攻坚克难的信心和勇气。

从患者的利益出发,为医院的建设添砖加瓦。在充分了解了医院的科室构成后,和娟开始着手制作科室规划,并在上岗后的第一次医院中层管理人员会议上,向相关领导提出了建立独立病理科的建议。院领导高度重视,从多方面为病理科考虑规划,房屋改建成“三区两通道”,助力科室独立迈出第一步。此外,总计投入150 万元,购置免疫组织化学染色仪、全自动脱水机、全自动染封一体机等现代化的设备器械,有力保障了医院病理诊断高水平运转。

为做好科室管理,和娟对科室现有制度和工作流程仔细梳理、反复推敲,制定和完善各种规章制度等,并对工作中存在的隐患及时整改并进行责任划分,督促科室全体人员严格执行、狠抓落实,规范化水平不断提高,为后续工作的顺利开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“那段时间可真是忙坏了……既要保质保量完成日常的学习和业务工作,又要考虑科室的建设问题,感觉整个人的神经一天到晚都是紧绷的。”和娟说。

“没有白流的汗水,没有白下的功夫”。这是爸妈告诉和娟的话, 更是她工作生活的座右铭。2023年6月7日,昌吉州中医院病理科正式独立并挂牌,这从“0 ”到“ 1 ”的突破,意味着中医院诊断水平迈上新的台阶。而这一切,与一位援疆医生对受援地医疗事业发展的执着追求密不可分。

传经送宝:培养带不走的专家队

科室的可持续发展,人才是关键。

一手抓工作,一手抓学习,充分做到工作、学习两不误、两促进。面对医院病理诊断工作的实际,和娟“师带徒”培养了3名徒弟,从常规的诊断基础,到免疫组织化学染色技术应用,把自己所学所知,一对一、手把手倾囊相授,为提升中医院的病理诊断水平贡献力量。

“一张优质的病理切片是病理科医疗安全诊疗质量的基石。这张小小的切片,在病理科需要经过从取材、脱水、包埋、切片、烤片、染色等30多道工序才能完成,每一道程序都会对切片的质量造成影响,不良的切片会直接干扰病理医师对疾病的判断,而且对后续的免疫组织化学染色和分子检测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。”现如今,每周三的下午,在保证业务工作顺利开展的前提下,和娟还会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,集中为科室同志讲解病理诊断知识、分享多年的工作经验。在她的影响下,科室学习氛围愈加浓厚,科室人员的业务技术也稳步提升,为服务患者开展治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援疆是一种使命,也是一种责任,更是一种情怀。“援疆工作充满了苦与累,可当我来到这里后,却听不到有人诉苦,也听不到有人抱怨,更听不到有人因为种种困难而放弃援疆事业。一直萦绕在我耳畔的是使命、责任与担当。援疆事业就好像一场接力赛,每一代都在传承着前人的智慧和努力,作为这一棒的接力者,我会勇往直前地向着理想的方向奋进。”和娟坚定地说。